牧養場景帶來的思考


筆者自1984年畢業於香港播道神學院,神帶領我前往元朗一間公屋內新植堂會開荒,有16年日子在同一堂會內,承擔牧養職分,與會眾成長。2000年,神引導我前往「香港教會更新運動」出任總幹事,有更多機會接觸不同堂會與教牧同工,更廣闊地了解現時教牧面對的牧養疑難。

堂會是由罪人組成的得救群體,正確的教會觀是「雜質」而非「同質」或「純質」;正因如此,牧養的挑戰就是會眾遇上真實的問題,這就成為了教牧要面對與思考的課題。真實的牧養起始點不是抽象的神學理論,乃是由場景引發而有的思考與探索,教牧並非擁有了正確答案才放心去做;相反,牧職是經過無數次經驗、探索、反思與回應,從而整理牧養之道。

筆者並非專家,所言也絕不是真理,只就這些年來,教牧在牧養方面常見的若干課題,提供一方的思考框架,幫助教牧在思考這些課題時,有些許參考作用。大前研一於《低IQ時代》,指出「日本人喪失了思考的能力,只想快速知道答案。」這句話同樣適用於現今教會。

筆者理解教牧角色之一是「知識中介者」或「加工者」,並非原創者或開發者;教牧整理兩千多年以來累積的知識寶庫,按著受眾而作出適當的滋養與引導。教牧不再是堂會內少數擁有高等學歷的專業人士,我們不再操控一切涉及信仰的知識,在資訊科技社會,任何信徒享有與教牧平等地位,透過網絡就能輕易地取得各項資訊。

正因如此,教牧不能沿用「標準答案」來處理所有牧養疑難,只能參考別人的意見;更要認真思考,作出合宜行動。當然有些疑難,可能是沒有答案,也沒有一致的看法;教牧只能作出「可能有錯」的判斷。會眾尊重教牧不是因他們學識過人,常有真知灼見;乃是他們能謙卑開放,承認有錯,樂意學習。

這本電子書的出版,標誌著「教新」與「證主」在數碼出版的新里程,就是我們嘗試創新,突破舊有框架,透過合適「載體」與教牧溝通交流。本書結集的不同文章,過往多年筆者曾於不同渠道發表,現重新修訂以此形式面世,呈現的不再是「不容修改」的印刷文字,乃是兼容作者與讀者互動對話的平台。

牧養之道,常是詩人艾略特(T.S. Elliot)所言:「我們不應中止探索,而我們所有的探索,必會回到我們的出發處,從而重新認識舊地。」

謹以此書獻予同行成長的宣道會元基堂(1982 -2012)!

胡志偉
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